第1447章 傻鸟(三合一)_女领导的头牌红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1447章 傻鸟(三合一)

第(1/3)页

王宇走后,柳强第一时间是跟柳忠烈联系。

他在电话当中显得有点气急败坏。

而气急败坏的理由也很简单:

“王宇根本就是个大老粗!”

“一点文化都没有。”

“诸葛亮在他嘴里居然是老诸!”

“还动不动跟我说什么老诸七出祁山……”

“真是应了那句话,越没什么越装什么!”

柳忠烈在电话那头手撑着桌面,正在写毛笔字。

柳忠烈面无表情,眼神平静,再加上一副眼镜的加持,怎么看,都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的波动。

与电话那头叉着腰,仰着头,就差没有满地打滚的柳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柳强听不到任何回应,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之后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他开始回忆刚才说了什么,语气怎么样,有没有脏话,有没有气急败坏……

想着想着,柳强就开始冒冷汗了。

这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吧……

人在年轻的时候,许多男孩子习惯以“我这个人有点直”自居来表达自己的耿直。

经常发一些没必要的脾气,吐一些没必要的槽,干一些特别蠢的事情。

但是并不会去反思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,哪件事做得不够体面,导致自己错失了什么。

等到三十岁之后,开始有了“死去的回忆开始攻击我天灵盖”这种说法。

每一次回忆杀,都会把自己的傻逼行为彻底翻出来虐自己的遍。

有人会说,我三十了,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傻逼啊……

这种也是正常的,人嘛,最重要就是开心啦,你饿不饿……

回到正题!

柳强上头的时候会忘记父亲的嘱咐。

好在这么多年耳濡目染,有的东西早就深入骨髓。

他在发了一通牢骚之后,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。

也在第一时间反省刚才的所做所为。

年纪大了,加之身居高位,时刻反省,时刻改正,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

他听到电话里没有动静的时候还把电话拿到面前看看,确认电话是保持畅通的。

柳忠烈一个“运”字写完,收笔盯着“运”字看了半天,嘴角有一点点地上扬,这说明他对这个字很满意。

许多人喜欢练书法不是为了装逼,而是为了心静。

有一种说法,书法可以检验自己的心境。

柳忠烈满意的不是这个“运”字写得有多好,而是这个字的完成度很高。

说明近期公司上下大小事务都进展得很顺利。

并没有任何的纰漏。

他把毛笔放在笔架上。

旁边有准备好的湿毛巾,一边擦手一边问,“讲完了?”

柳强马上回,“爸爸,对不起,我刚才失态了。”

柳忠烈给了儿子足够多的反省时间。

柳强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了。

柳忠烈问,“王宇这个人有没有文化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但是胆量、谋略、大局意识,放眼国内的商人,企业家,能和他相提并论的,一只手都数得过来!”

“诸葛也好,诸也罢,那不过就是个姓。”

“他说老诸,你就知道他说的是诸葛亮,这说明你们之间的交流是没问题的。”

“他啊,早就已经跳出了条条框框在看问题。”

“你还在条条框框里看他。”

“你说是你好笑,还是他好笑?”

柳忠烈叹了一口气,不得不承认,在柳强和王宇的这一回合碰撞上,柳强输了,还有点惨的那种。

否则,他气急败坏的原因是什么?

柳强沉声说,“我替爸爸约了他打球。”

“时间定在29日早上。”

柳忠烈愣了片刻,问,“时间是你定的?”

“啊……”柳强觉得哪里出问题了,但是又说不上问题出在哪里。

只听老爸的语气大概就能判断。

柳忠烈没让儿子听见叹气声,只是说,“那就29日上午吧!”

但是语气当中是充满无奈的。

柳强直到老爸挂电话的时候都没有想明白,打球的时间定在29号有什么好的地方。

这不是一家人在饭桌上就定好的吗?

柳忠烈其实更希望儿子有独立思考和决断的能力。

不然,这么大一个金融帝国谁来掌控?

不就是一个打球时间,有什么问题?

当然有问题,29日意味着双方直接亮刀子,再无回转余地。

那么这个时间怎么定?

柳强应该跟王宇说,“王董你决定就好,哪天有时间,约一场。”

这叫网开一面,给予尊重,让王宇在被动的局面下,手里握有主动权。

这也意味道王宇什么时候想谈的话,都可以约他柳忠烈。

这才是柳忠烈最想看到的局面,而不是把王宇逼得狗急跳墙。

柳忠烈这么多年来,处理每一件事的时候者不是杀伐果断,而是要拖到“仁至义尽”的地步。

占尽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三要素,才会走最后一步。

而这最后一步,又叫:要么不做,要么做绝!(倪老直呼内行!老孙直呼内行啊!)

柳强相比起来,还是嫩了一点。

那么,柳忠烈既然对儿子的安排不满意,他为什么不提出来呢?

儿子也是要面子的,当老子的是需要权衡的。

柳忠烈深吸一口气,既然约在29号,那就29号吧。

让他看看,什么叫老子的霸道!

要是让柳氏父子知道王宇的心里根本就装不下他们父子俩,不知道会不会受刺激。

主要是王宇心里装了太多的事,比如白文宿不懂人情世故,昨晚居然不安排夜总会。

到了机场,王宇知道白文宿也想回内地。

王宇好奇地问,“人人都想来香江看看。”

“让你待这里,感觉意见挺大?”

白文宿没有顺着王宇的话往下说,而是很直白地问,“内地的消费市场这么大。”

"我们有必要把第一家店放在香江?"

"光是内地的钱,我们都挣不完!"

王宇摆摆手,"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挣钱的话。"

"我在云城随便做点小生意,也比现在挣得多!"

"把手电放在香江,是全球战略。"

"金融危机冲击之下,国家砸重金力保香江金融市场。"

"说明这里是我们国家迈向全球的重要战略据点。"

"产品也同样可以将这里作为桥头堡。"

白文宿跟黄肖不一样。

黄肖现在是把王宇当成圣经,因为,老大显圣成习惯。

黄肖觉得什么都对。

白文宿,本来就是老爷子养出来的,对许多事情也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。

虽然做生意不太灵光,但三观已形成,还是有些见解和思想。

白文宿说,"那江浙一带的小商品也没有在香江这边经过检验,不是一样可以走向全球?"

王宇摆摆手,"电子产品的消费和小商品是不太一样的。"

"小商品靠的是产能,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一定的产量,满足供应全球的条件。"

"潘多拉更注重的是用户忠诚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bsl8.net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